行业动态

卵巢功能减退?干细胞或许能帮您!

  随着二孩政策的开放,越来越多的高龄女性被诊断为卵巢功能减退(DOR),目前其主要治疗方法是激素疗法和助孕治疗,很遗憾的是,疗效均不乐观。越来越多动物实验证明,干细胞疗法,可能是DOR患者的新希望!

为什么会出现卵巢功能减退?

  女性正常排卵,体内的卵泡必须经过“卵原细胞→始基卵泡→初级卵泡→次级卵泡→成熟卵泡”的华丽变身。如果把这个变身比喻为中学校运会1500米长跑,那么,卵原细胞就是该学校的所有学生;始基卵泡,就是初始参赛队员,而初级卵泡、次级卵泡则分别定义为可坚持跑到500米、1000米的队员,成熟卵泡则可定义为冠军。

  在这场赛跑中,若参赛队员(始基卵泡)或到达500米的队员(初级卵泡)太少,就是比较严重的DOR;若到达1000米位置的队员(次级卵泡)少于5~7个,可判为DOR开始啦;当然,无任何队员跑到终点(无排卵),或队员跑到终点后倒下(质量差),也可认为是DOR。

  引起DOR的因素包括遗传因素、年龄、生活环境、工作压力等,其中年龄是导致DOR的最主要因素。为何年老会导致DOR?

  现有研究认为,卵原细胞的数量在娘胎时就已经决定了,数目有限。然而,女性青春期之后的每一个月经周期,都会有一部分卵原细胞参加卵泡成熟长跑、一去不复返,由此决定了女性的一生中,终有一天队员会跑完了,卵原细胞会被耗竭,即卵巢功能减退迟早会发生。

  另外,卵原细胞能否成为始基卵泡,始基卵泡能否进一步发育为成熟卵泡,还取决于女性全身状况以及卵巢微环境。全身状况和卵巢微环境均健康的女性,其体内的绝大部分卵原细胞都能被动员加入长跑比赛,而且每轮比赛都有冠军产生,这一类女性的生殖力良好。而全身状况或卵巢微环境差的女性,卵泡成熟的每个阶段都有可能出问题,或卵原细胞不能参赛,或参赛后无法跑到终点。

  自我国放开二孩以来,各医院妇科、生殖中心接诊到的DOR病人陆续增多。DOR患者迫切希望怀孕生子,那么,医生能否满足她们的愿望呢?

现有卵巢功能减退疗法

  遗憾的是,针对DOR,目前并无特效药,还没有找到真正“返老还童”的仙丹呢。

  现代医学最常用的方法,是激素替代治疗(简称激素疗法),即给病人补充雌激素(E2)、促排卵药等。然而,尽管DOR患者逐年上升,但疗效并无显著提升:经激素治疗过的DOR患者,其活产率2004 年为15%,2011年为17%,7年间仅提高2个百分点;而同期,DOR患者却从19%上升到了26%,7年间提高了7个百分点!

在中国,针对DOR还有特色中医疗法。然而,中医疗法在实施过程中,因每个医生的疗法很不一致,且都是小样本研究 ,很难科学评估疗效。据报道,针灸治疗后的妊娠率为 26%~45%,活产率则无统计数据(估计小于20%)。

  综上所述,目前常用的治疗 DOR的各种手段, 患者的治愈率(活产率)在 20%以内,也就是说,尚有80%的DOR 患者无法满足生育愿望。

  当然,DOR还可利用捐卵生育孩子。然而,捐卵资源严重不足,仅能满足小于1%的需求。

  治疗DOR,真是路路不通啊!难道我们就只能束手无策了吗?

  动物实验证明,干细胞移植可有效治疗DOR。干细胞疗法,可能是DOR患者的新希望。

  干细胞君的身份说明:能自我复制、自我更新,并具有多向分化潜能,能分化形成多种细胞类型的一类细胞。(1)最强大的干细胞君(多能干细胞),在体外条件下可无限增值,分化为人体组织内所有细胞——包括卵细胞;(2)比较能干的干细胞君(亚多能干细胞),在体外条件下可有限增值,诱导条件下可分化为多种组织或器官的特定族群细胞——不包括卵细胞;(3)一般能干的干细胞(单能干细胞),在体外条件下增值能力有限,在诱导条件下可分化为特定组织或器官的特定细胞类型。

  目前,用于治疗DOR实验的,是比较能干的亚多能干细胞,大多数时候也被称为成体干细胞、间充质干细胞。为什么选择这类细胞呢?因为它们几乎没有免疫源性,异体间移植不会产生免疫反应,人人可用;此外,多来自胎儿废弃物,无伦理争议且来源广泛。

  根据报道,人类子宫内膜干细胞、脐带间充质干细胞、脂肪干细胞、骨髓干细胞均具有改善卵巢功能的显著疗效。我们中心的动物实验也表明,人类成体干细胞对生理、病理性卵巢功能减退均有显著疗效。干细胞移植之后,受治动物的卵巢功能指标发生了显著的有益变化:如FSH水平下降;获卵数提高;囊胚形成率提高;卵巢中衰老颗粒细胞的比率明显降低等。

  那么,干细胞是如何发挥治疗作用的呢?成体干细胞进入体内之后,并不直接分化为卵细胞,而是通过分泌细胞因子改善受治动物的全身以及卵巢微环境,进而促进卵泡的成熟。

  目前,国际上已经在开展干细胞治疗DOR的临床试验。例如,西班牙的Antonio Pellicer教授,正在开展人类自体骨髓干细胞治疗DOR的临床研究。该研究使用自体骨髓干细胞,移植时不存在免疫排斥、无免疫风险,但患者身体状况可能会极大的影响治疗效果,即:若患者身体非常健康,那么其骨髓干细胞的活力强,治疗DOR的疗效会很显著;若患者身体状况差,则其骨髓干细胞的活力弱,治疗DOR可能无效。目前,各国科学家都在努力试验疗效显著且病人可通用(不存在免疫排斥,人人可用)的干细胞。我们相信:不久的将来,攻克DOR,干细胞可以做到!